殷琪出師不利,大陸投資慘遭套牢

大陸工程西進投資案命運多舛

文/陳宇軒

  去年三月,台灣的政壇一夕綠化,在大選前就挺扁最力的大陸工程總經理殷琪,搖身一變,成為綠色執政下的紅頂商人,也成為大陸當局點名注意的台灣企業家之一。

  說起大陸工程的西進史,大陸工程堪稱是較早到大陸投資的營建業之一,不過,表現卻不如台灣的大陸工程出色,截至目前為止,都還是屬於套牢的狀態。

  大陸工程以營建起家,因此大陸的佈局也以營建為主力,而且都是以殷琪的個人名義投資,這樣的作法,一般認為是比較能保護公司,又能先行探路。一位長期往返於兩岸的台商說,大陸工程前進大陸算是很早期的了,當時宏觀調控尚未實施,因此國內建商紛紛西進謀求發展,殷琪一向與其他企業第二代交好,因此當華新麗華少東焦佑倫向殷琪提出在上海興建一個類似「台北世貿中心」的案子時,殷琪就義不容辭的答應了,沒想到事後會被套牢。

大陸是二十年前的台灣

  這座由華新麗華焦佑倫、印尼富商林紹良、新加坡新光集團董事長陶欣伯、殷琪,以及上海虹橋經濟技術開發區聯合發展有限公司共同集資成立的「上海世貿商城」,總共花了3億美元(約折合新台幣100億元)興建,其中殷琪個人的股份約佔25%。

  這座面積有三個台北世貿中心那麼大的商城,在興建時,曾被列為「上海市十大工程」,受重視的程度就像當年台灣的十大建設一樣 。位置就在上海延安西路,建築主體總共分成展覽中心、貿易中心以及世貿大樓三部分。不僅能提供大型的展覽場地,更能出租為辦公室。

  因此以當時的眼光來看,這樣的綜合性商城設備完善,沒有理由不賣座,然而到最後,這座綜合世貿商城竟成為殷琪和焦佑倫心中永遠的痛,迄今尚未能解套,到底其中的原因在哪裡?

  根據一位台商表示,大陸人最大的優點和台灣一樣,就是懂得「抄襲」,把你的創意學去之後加以發揚光大,現在的大陸就如同二十年前的台灣,用「抄襲」的方式讓經濟迅速起飛,只要是好的點子,他們沒有一樣學不來的。

  因此當殷琪和焦佑倫的「上海世貿商城」正在大興土木的同時,大陸上海當局也正悄悄的從旁觀察,學習這樣的賺錢模式;很快的,他們發現這是條可行的道路,於是一口氣就批准了內地的建商開始興建這樣的展覽中心,在土地取得成本、人工成本、設計成本都比台商優惠的條件下,「上海世貿商城」自然而然就失去了競爭的優勢。

投資失誤、大陸法令制肘

  一位台商形容,入夜之後的「上海世貿商城」,並不似其他的展覽中心那樣燈火通明,只有位於二十四樓的華新麗華大陸投資總部透著幾盞微弱的燈光,原本號稱能爭取到每年全年無休的展覽次數,也剩下三到四成的出租率,因為人潮,幾乎都跑到當地建商蓋的展示中心去了。

  事實上,據了解,當初興建「上海世貿商城」的另一個原因,焦佑倫是希望能拉攏當地辦展覽的台商,不過這個算盤似乎也打錯了,因為大多數在大陸發展的台商,多半是採取台灣接單,大陸生產的模式,如果要爭取客戶下訂單,在台灣舉辦招商展覽的機率比在上海大的多。

  雖然去年一整年,台灣的經濟並沒有如新政府預期般的「向上提昇」,反倒是「向下沈淪」,不過台北世貿中心的生意依然不差,由此就可以知道台商真的不太習慣在上海辦展覽。

  除了「上海世貿商城」這個大案子之外,殷琪也以個人的名義投入大陸的外銷房市場及別墅等開發案。外銷房是大陸房地產特殊的產品,因為只能賣給外籍人士,所以稱之為外銷房,外銷房在當年的銷售成績不錯,不過後來供過於求、以及將來會逐漸開放外籍人士也能購買「內銷房」的政策影響下,外銷房除非未來會改成內銷房,否則外銷房還是難逃滯銷的命運。

  同時,目前大陸的法令尚未修正,台商只能興建所謂的外銷房,也就是說,台商目前根本搶不到內銷房的大餅,這也就是殷琪為何遲遲不能解套的主因。

台橡也是投資標的

  除了房地產之外,台橡公司也是殷琪在大陸投資的重要據點。台橡公司是當年為了響應發展石化工業而成立的,當年風光的時候,曾是國內供應橡膠原料的主要廠商,放眼望去,幾乎沒有其他廠商是台橡的競爭對手,殷琪是在民國82年正式接任台橡公司董事長一職,剛開始時,因為橡膠產業景氣尚好,民國84年,台橡的稅後EPS達到每股4.2元,在殷琪手裡,台橡達到前所未有的高峰。

  為了降低生產成本,殷琪決定逐漸將生產基地移至大陸,1998年台橡大陸江蘇廠正式運作,在這座耗資台橡2450萬美元(約折合新台幣8億)、與大陸南通石化及日商、韓商合作的工廠裡,有著規模龐大的生產線,每年可以生產十萬公噸的苯乙烯一丁二烯橡膠(SBR)。

  苯乙烯一丁二烯是製造雨衣、醫療護具、鞋材等的重要原料,是石化工業中不可或缺的一環。而「廈門立宇塑膠有限公司」則是負責銷售江蘇廠生產出來的產品,如此一來,才能完成台橡在大陸完整的供應銷售鏈。

  最後一項殷琪在大陸投資的產業,則是殷琪在台灣也相當熱衷的汽電共生的發電工業。根據證期會台橡公司赴大陸投資的資料顯示,台橡在大陸轉投資了一家名為「武進亞能熱電有限公司」,總匯出的金額不高,只有新台幣1億5千8百萬元而已,至於這家公司登記的主要業務,則是「火力發電及電力蒸汽銷售」,因為台橡方面並沒有做說明,目前外界只知道這是台橡延伸投資觸角的重要產業之一。

  綜觀殷琪在大陸的佈局,以虧損居多,不過主因並不完全在殷琪本身,而是在於「大陸政策像月亮,初一十五不一樣」,法令的限制多少左右了她在大陸的佈局發展。因為即使如營建業股王大都市建設,董事長趙藤雄也一樣在大陸慘遭套牢。由此可見這不是個人因素、而是環境因素。

  除此之外,去年殷琪站出來挺扁的大動作,彼岸也相當感冒,甚至連大陸工程都被當局點名,也多少影響了殷琪在大陸的發展,往後的情勢會如何,殷琪如何擺脫「支持台獨的台商」陰霾,還有待後續觀察。